不丹专线 www.luxurytour.cn

传奇岩藏的虎穴峰

     不丹只有一个机场,坐落在离首都廷布布约一小时车程的帕罗Paro小镇。不丹皇家航空公司Druk Air仅用有两架飞机,因此班次不多。这两架飞机都只有10个商务舱座位和62个经济舱座位,又因为地形关系,每次飞行总乘客数不能超过60人,否则穿越山谷时会有坠落危险。因此,若遇到10月至12月之间的猜秋Tshechus庆典旺季,简直一票难求。然而平时的飞机却是空荡荡的,因而机票太贵了,寻常百姓根本消费不起。
     若要搭乘不丹航空,请千万不要晚到。虽然旅行经验丰富的人多半不会老实的提前两个钟头到达机场,比较普遍的习惯是起飞前一个钟头Check in(检票),但如此一来,很可能不丹的飞机已经起飞了,而不是仍在登机而已。事实上,我曾经在登机后听到机长的广播:“既然大家都到了,我们就起飞吧!”于是,我们早了半个小时飞抵目的地。据说,提早1小时的机会非常多,因此,也必须提醒接机的人,以免早到后任须在机场等待。
     顶果钦法折王的寺庙正好坐落在帕罗小镇,到机场只需10分钟车程,对许多前往朝圣的朋友来说十分方便。这小小的村镇有许多传奇故事,是不丹最富盛名的圣地和旧都,遗留了许多只得参访的古迹。小镇每年春季的猜秋庙会也是时间最长的,不但有皇室成员参与,就连远至东部而来的朝圣者也非常踊跃,更是吸引了不少世界各地的观光客。
     帕罗的国家博物馆中收藏着当年与印度、英国军队奋战的遗迹与武器。往北是普纳卡著名的母子河Mochu and Pochu交汇处,那里矗立着一座战绩辉煌的城堡。而最名闻遐迩的圣地莫过于地形陡峭的虎穴峰Dratshang,无数的修行者视在此闭关为生命中的一个里程碑。据说莲花大师当年再此闭关两个月后,留下了不可言说的祝福加持力,即使只到此一游,也能够沾光。
     传说中,莲花大师曾经从中国的西藏乘着飞虎飞到不丹寻找短期闭关之地,后来在虎穴峰降落。在洞穴闭关期间,法吕依喜在洞穴外护持,莲师两个月后出关,当时手中的念珠忽然掉落,依喜错嘉立即端起裙摆迎接。这份虔敬,刹那间产生效应,莲师修持两个多月的念珠化成长串从天而降的瀑布,真的很像是从天空洒落的珠串。
     我们这群参加茶毗大典的游客们,不能免谷地必须到此一游。
     从我们落脚的帕罗村镇外,遥看3000多公尺高的虎穴峰,并不那么高耸,再加上有毛驴可乘坐,因此没有人拒绝上山。大伙儿浩浩荡荡地开拔,沿途不时有三三两两的当地朝圣者,或全家结伴而行,或沿途跪拜朝山。山风清爽冷冽,若非毛驴间歇性地闹脾气,这趟旅程的开端还蛮惬意的。
     穿越并不茂盛的树林,向上爬坡时,才发现路况比想象中还艰难。斜、陡峭、碎石加上泥泞,莫怪那毛驴不情不愿的前进,没走三步变退后一步,有时还原地打转,甚至拒绝移动。这场人驴之战,不亚于自行攀爬,所以有些人干脆放弃,而我的坚持则是为了好玩。毛驴的冥顽固执让人好气又好笑,我连鞭笞都像是撒娇般随意,并不那么认真的催迫。一路连哄带骗地弄上半山腰,步行的人早就遥遥领先了,毛驴的主人声称再往上走已经离目的地不远,而且路况不毛驴行走,我们必须自己走完剩下的路程,以示朝山的敬意。既然骑驴不比不行快,我们又必须赶在天黑前下山,只好下驴赶路了。未料,所谓的不远,其实,还要好几个钟头。
     好不容易到达山巅,两条腿已不怎么听使唤,然而空气寒冷爽冽得让人舒服又清醒,峭壁上镶嵌着一座座庙宇更是引人遐思,蜿蜒的山路倒像是浪漫思绪的延伸,绵延至无限远的宽阔天空,目的地到达与否反倒成了次要的事。
      空气越来越冷,急忙忙爬上山堆砌的阶梯,前往那看来神秘的一间间闭关房似的小庙宇,看似不远,却又绕行了好几圈。忽见一落清泉洒下,才醒悟沿途原来滴水未沾,看一群人拿出空瓶到瀑布下方接水,我便也跟着畅饮起来,真是甘甜无比,整个人都苏醒过来,一辈子没喝过如此清甜的泉水,所有的疲累好似在刹那间烟消雨散。掏出空瓶装水时,才听说这就是传说中的莲师念珠,抬头往上瞧,那奔窜飞溅的水帘竟是直直地由空中灌下,没有源头••••••头都抬酸了,也没有想出这水是打哪儿来的(这空瓶所装的水带回家放了好多年,仍清澈无比)。
      一阶阶的往上爬不时不时回头望那山泉,回味着无法言喻的甘甜。忽然一道彩虹横跨瀑布,好似带上七彩项圈般。往上时,又有另一道彩虹加冠,逼得我倒退而行地凝望,迷人的不可思议。清泉上的虹霓在湛蓝晴空下闪烁,我要用多大的感谢去赞颂这天然界的珠宝,这么坦荡荡裸裎的宝藏。
      钻进小关房环绕的平台时,四下居然没有人影,正担心脱队引起的恐慌,忽然冒出一个小男孩指路:“Buddha! Corne! See Buddha!”心中一凛,寻思这儿果然偷偷藏着高人逸士,赶忙跟着小男孩走,管不了其他人到底上哪儿去了。
      在石墙间左拐右弯地钻来钻去,兴奋得快要发抖了,终于停在一间上了锁的小屋前,心想,难道正有高人被锁在里头闭关?
      好不容易盼到小男孩将门打开,黑暗中,里面呈现出灰尘布满的佛龛,我不无失望的愣住了。小男孩催迫我进屋,只好硬着头皮进去,既来之则安之。小男孩从供桌上拿起修仪轨用的宝瓶,命我伸出手来接受“甘露”加持。基于礼貌,我从脑中抹去那些灰尘,闭着眼睛喝下小男孩的好意,居然清澈甘甜一如莲师的念珠瀑布。正懊悔着适才心中升起的不敬,转头忽见那男孩炯炯有神的望着自己,脸上焕发出异样的光彩。
      踏出屋外,心中诧异着的当下,同伴相继出现,那男孩转身急忙将门锁上,不让任何人参观。
      众人七嘴八舌地讨论到底那上了锁的小屋里藏着什么,我一再表明只是简单的教堂,却引来狐疑的眼神。而会说不丹藏语的导游出现讲说时,跟增加了我的困窘,他质问我:”你怎么进去的?你有通行证吗?这里是圣地。没有官方的文件,不能进去,你刚才怎么进去的?”我无辜的解释是小男孩拿钥匙打开的,转头寻觅证据之时,小男孩已一溜烟失踪了。
      为了赶路下山,没有人在追问这打不出答案的迷。我一路飞奔,竟像是飞跃般在石缝间跳跃,毫不费力。有趣的是,甚至不知道打哪儿冒出来的冲力,拼命的往地心引力的方向滑落,完全无法刹车。只听见同伴们不断的在一旁惊呼,而我则如小飞侠似的,莫名的兴奋起来,一边跳跃一边禁不住大笑,高兴的差点儿滚落下山。
      到达居住的小木屋前,天色已暗。这里日夜温差甚大,夜间接近零度,而不灵光的热水器每回轮到我洗澡时,就变成冷水,只好咬紧牙关在浴室里跳脚。好不容易洗完,全身肌肉自动刺激出暖流,反而舒服极了。因此,洗冷水澡,就成为我在不丹的暖炉。没想到从此以后,自幼逢东冷手冷脚的我不药而愈,即不怕冷亦不怕热,耐力惊人。
      据说,许多修行人在虎穴峰闭关获得法脉而成就,若虔诚感天,甚至可莲师赐予封藏的岩藏教法。当然,我们这群上山观光的人不可能有什么奇迹式的秘笈发现,却人人心旷神怡。

全国统一服务热线:4008-516-718

网站许可证编号:沪ICP备10007315号

返回顶部
4008-516-718